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希风太白

希风太白

 
 
 

日志

 
 

2014年01月05日  

2014-01-05 00:45: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基因食品吃不吃,谁都没有权力让反对者闭嘴

网友评论(15490)2013.12.26 第80期 总第80期 作者:刘雪松

转基因食品最终的科学论断,交给科学家们去论证,交给时间去检验。但是,吃或者不吃,谁都有没权力让反对者闭嘴。

与美国不乏众多抗议者一样,转基因食品的吃与不吃,中国的舆论和民众,同样并没有因为前央视名嘴崔永元是个文科生,而一边倒地讥笑他在这个问题上的无知。

也许若干年后,转基因食品完全有可能被证明是人类科学的一大进步。但眼下,把它当成我们先人眼中的螃蟹,显然为时过早。方舟子以及挺转派,不是那个第一个下箸食蟹的勇者;簇拥崔永元的反转者,显然也不是那个忧天的杞人。至少到目前为止,科学界没有一个具有共识性质的定论,能够保证转基因食品完全不会成为人类无法逆转的灾难。

一个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对于包括科学界本身都存在争议的转基因食品的吃与不吃问题,需要民众自掏腰包去美国寻找理由,寻找自己判断的支点,这实在是一件不妙的事。更不妙的是,许多民众蒙蒙懂懂之间已经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早就吃上了转基因食品。这种草率的管控态度,让人们联想到一些所谓的科普人士以启蒙的高调竭力做转基因食品的吹鼓手,联想到一些所谓的科学界人士在中国学生娃娃身上暗绰绰的转基因食品实验,这就难免引出许多利益关系的阴谋论来。

把中国草根中对转基因是“西方帝国主义的大阴谋”、“亡国灭种的危机”、”第三次鸦片战争”等个别人的极端论断,当成对科学知识的胡搅蛮缠,就像把山姆大叔允许吃、有人吃转基因食品,当成中国人也必须允许吃、必须吃一样,都是没有靠在科学的谱上的一种强词夺理。这类扯科学大旗者,跟说这些情绪化了的草根,没多大本质的区别。它只能将转基因这淌水搅得更浑,更趋于娱乐化、社会化,离科学的本意越走越远。

《财经天下》周刊昨天的“惊人发布”,并没有回答转基因食品可以吃的科学真理到底在哪里。因此,它在许多围观者眼里,只不过是崔方掐架中,插进来一个第三者。其惊人之处在于崔永元回应的那句话——“随我赴美?你是哪位?结论迥异?你发文时我还没出结论呢!神媒体!”

崔永元是自费50万去美国“求科普”的,而《财经天下》周刊自述,他们采访的对象,正是全世界最大的种业公司孟山都的首席技术官Robert Fraley,并且是包括周刊记者在内的30多位记者,他们来自中国、韩国、德国、墨西哥、巴西、肯尼亚等国家。

《财经天下》周刊的采访记者由谁接待、费用由谁埋单,没有像崔永元一样把底兜清楚。我们在此不作臆想。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采访的对象不同,可以得出完全不同的观点。问题的节点不在科学本身上,而在诉求。

挺转和反转双方公认的科学界对转基因食品存在争议问题,在中国成为方舟子才有资格说、文科生说不得的话题,成为方舟子们说可以吃就可以吃、别人说不能吃或者谨慎吃就是蒙昧草根的身份站队,将科学命题,沦为社会问题,这是一种极不正常的中国现象。它看上去剥夺的是一个科学争议的话语权,其实剥夺的是13亿中国人对于自己餐桌的选择权,对于自身食品安全、乃至生命安全的担心权。这种将个人对于转基因食品这门科学的判断,用科学的名义掩盖完全属于个人色彩化判断的粗暴姿态,严重违背了科学应有的谨慎态度,也是对民众选择权的严重践踏,是对科学的真谛的严重亵渎。这是比转基因食品恐慌本身更为恐慌的一种人为的野蛮。

把转基因食品当成恶魔的,不只有中国人,美国人也有;草根、文科生有,科学家队伍中也有。为什么在一些中国人眼中,美国人的恐慌就不是恐慌,中国人的恐慌就显得很下里巴人,就一定是杞人忧天?原因在于很多中国人,把美国当成了科学的代言人、验证者。他们觉得,美国人种的,中国便可以种;美国人吃的,中国便可以吃。包括崔永元自费50万赴美接受科普,也没避免陷入这种思维的窠巢。崔永元一边强调自己作为普通老百姓,希望找到“一个选择的权利”,一边也不忘用自己的采访对象,传达美国哪些店是不卖转基因食品的,哪些人是不吃转基因食品的。总之美国就是中国的榜样。

我们不排除美国在转基因食品研究方面远胜于中国科学研究的可能性。但美国的榜样作用,恰恰在于政府给足了自己的透明权,给足了民众的知情权。它绝不是崔永元叙述的哪几个人不吃这么简直,也不是《财经天下》周刊报道的哪几位美国农民在放心大胆种植转基因粮食这么轻松。

中国的争议声音响,不是中国的民众比美国的民众愚蠢,而是打着科普旗帜的声音太野蛮,是中国的民众对于自己的食品安全环境信任度、对权力机构和科研机构的清廉信任度,比山姆大叔们来得低。当转基因食品这门科学还没形成共识的真理的时候,科普工作者最好谦虚些,就像《财经天下》周刊引用丹尼尔·查尔斯在《收获之神》一书中写到的那样:与大多数人类活动相比,农业对谦虚、忍耐这样的旧道德的需求更甚,你在展望新技术的潜力时需要谦虚,期待公众接受时更需要耐心。

找几个吃转基因食品的人很容易,找几个不吃的也很容易。如果美国人吃或不吃,可以成为中国人吃与不吃的唯一参照,可以成为挺转或者反转的一方喝令对方闭嘴的理由,那么,这已经不是敬仰科学的态度了,而是一种盲目的崇拜和依赖。

问题是,崇拜和依赖的,竟然是个还没构成真理、还没共识结论的转基因食品理论。这种态度,很不严肃,很不负责,也很危险。

转基因食品最终的科学论断,交给科学家们去论证,交给时间去检验。但是,吃或者不吃,谁都有没权力让反对者闭嘴。除非中国的权力、科研机构,在转基因食品问题上给足了中国民众的信任度。否则,应该闭嘴的,正是那些嚷着让反对者闭嘴的人们。无论他是科普人员,还是文科草根。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